基于“缝合”理念的城市交通性干道城市设计初探

发布日期:2012-03-20 点击次数:224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以武汉市雄楚大街(西段)城市设计为例

1   引言

道路犹如城市的血脉延展于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而道路沿线空间作为城市中最重要的部分,其功能设计辅以城市设计的手法进行一定程度的引导,将能营造一个吸引人的、可以让人感到愉悦的街道空间。但是, 目前很多城市大量地拓展机动车道宽度修建高架路将原来的城市肌理切割贻尽与原来的城市风貌与建筑尺度严重冲突,使城市功能和景观被肢解成碎片,因此整治、缝合、修补城市中的此类空间成为道路沿线城市设计中要着重解决的问题

本文正是在这样一个前提下,以雄楚大街(西段)城市设计为例,对上述问题展开探索,并运用“缝合”的理念进行道路沿线城市设计实践,有效“缝合”城市机动空间与街区可持续发展空间之间的裂痕,进一步提升城市交通性干道沿线景观品位,促进不同地域、风情和定位的道路空间组合的韵律和变化,从而塑造秩序井然、功能互补、充满活力的道路沿线空间。 

2    道路沿线城市设计引入“缝合”理念的原因

2.1     “缝合”理念的定义

缝合在汉英词典中的解释为:(1[sew up] 用针线把连在一起;(2[suture] 外科手术上指把伤口用特制的针和线缝上,是将已经切开或外伤断裂的组织、器官进行对合或重建其通道,恢复其功能,是保证良好愈合的基本条件,也是重要的外科手术基本操作技术之一。

本文所提及的“缝合理念”,顾名思义也就是在把城市中的道路以及两侧的街区视为一个有生命的有机体的情况下,将被快速路、主干道、高架路等城市交通性干道割裂的城市肌理、空间景观、城市功能等通过一定城市设计的技术手段进行缝合,形成道路两侧街区功能景观的互动与协作。

2.2     道路沿线城市设计引入“缝合”理念的作用

道路主要是为人们出行提供服务的一种设施,由于其所处环境复杂,其形态控制需要考虑更多的要素。当前,城市道路设计一般按照规定部门制定的线路和红线宽度,往往将满足机动车通行能力和设计规范的规定作为唯一要素,而对其他诸如城市形态、景观环境等问题较少关心。在经过多年大规模城市改造后,人们已意识到道路建设必须向“功能型”转变;而这种“功能型”的要求对设计来说,就是要导入形态化城市设计理念,其中“缝合理念”的运用,把道路融入街区而非形成街区边界的方面起到较好的效果。

在实际运作过程中,如何贯彻“缝合”理念是摆在规划师们面前的一道难题。众所周知,城市道路与公路不同,它既要为行驶的车辆与乘客服务,又要为周边或临近地区的居民、商贸服务,因此以“缝合”为理念道路沿线城市设计,必须满足沿线社区活动和车辆行驶的共同要求,要掌握周边用地性质和交通分析,考虑道路的本质功能,结合道路所在区域的具体环境形态特征界定(居住、商贸办公、休闲旅游、工场企业、交通枢纽等),为沿线街区建筑和环境规划提供形态控制概念。具体来说,在道路沿线城市设计中引入“缝合”理念,就是通过对道路沿线“凸凹”形绿化开放空间的组织、地上地下步行系统和商业街的建设、两侧地块功能的互动性布局等措施,来实现对道路两侧街区在交通、功能、景观形态上的缝合。

3   基于“缝合”理念的雄楚大街城市设计实践

本次城市设计着重于城市空间的重塑,其中包括空间结构调整、再开发地块空间塑造、界面与节点空间创造、肌理空间重组等;并且兼顾空间修复,包括提升原有空间的质量,结合再开发整合城市空间形态。简而言之就是对雄楚大街空间形态及功能的割裂、缝合、再生的分析过程。


3.1 雄楚大街(西段)城市设计简介

3.1.1 项目区位及现状情况

雄楚大街位于武汉市中央活动区东南边缘,是武昌地区重要的东西向干道,也是连接武昌火车站与城市二环线的重要交通纽带与景观大道,是二环线确定的重要路径之一。本次城市设计规划范围为雄楚大街(西段)沿线用地,东起武昌首义门,西至二环线珞狮南路立交处,沿线长约4500米,面积约450公顷(1)

2:用地现状情况

通过对雄楚大街基础资料的分析和现场调研可知,雄楚大街的整体格局尚未按规划形成,用地性质多样,包括居住、公共设施、城中村、工业等,居住和公共设施用地较多,用地功能混杂。全线道路按用地功能和空间现状特色较为明显的有三部分:①东段——武昌火车站区域,城市的门户景观区,初步建成,内部以开阔的空间和多层建筑为主,外部被居住建筑包围;②中段——居住、小型商业、办公、城中村等功能的综合区,目前该地段功能混杂、公共开放空间缺乏、绿化系统不完善,整体形象有待全面改善;③西段——石牌岭路至珞狮南路段,行政办公、教育科研及文化出版综合区,该路段由于多为近期建设,用地功能符合上位规划的的要求(图2)。


雄楚大街沿线土地存量较多,更新改造潜力较大,为创造连续、完整的城市景观整体形象提供了有利条件。

3.1.2 总体定位及建设目标

本次城市设计的总体定位为:雄楚大街是武汉市重要的城市快速路、城市内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连接武昌火车站的景观大道,是兼具交通、景观、教育、文化娱乐、生活服务功能于一体的东边出城第一大道。建设目标为:整合雄楚大街沿线景观资源、完善空间形态,建成交通组织流畅、文化特色突出、建筑景观有序、主题特色鲜明的城市景观干道。


3.1.3 功能结构及用地规划

通过对项目用地内保留用地和可开发用地的盘点,结合规划范围内各区段功能的差异,提出“一带三区”的规划结构(图3):


“一带”指雄楚大街沿线城市景观带。“三区”指:①西段武昌火车站门户区域——从首义门至静安路段,是城市门户地带,定位为交通枢纽、商业服务,居住功能;②中段丁字桥居住综合区域——从静安路至石牌岭路段,定位为区域商业文化中心功能及宗教历史文化保护区(莲溪寺);③东段理工大科教文化综合区域——石牌岭路至珞狮南路段,定位为商业办公、科技会展交流、科研教育功能

3.2 基于“缝合”理念的城市道路交通优化设计

3.2.1交通割裂的现状

1)雄楚大街是武昌地区东西向重要交通干道,是武昌火车站和城市二环线的重要纽带,交通量相当大,非机动车、机动车、行人混行,无适当的隔离设施,交通混乱,且道路尺度较大,断面形式单一。现状横断面为双向六车道,现状宽度40米,车行道24米,非机动车道各4米、人行道各4米;全线灯控路口7处;区域内一些次级道路尚未形成;公共停车缺乏,机动车停车以路边停靠为主。

2)雄楚大街两侧区域以前为武汉的城乡接合部,随着近几年城市发展格局的迅速向城市外围推进,该区域汇集了大量市场、商业、办公及教育设施,居住多为较老的小区和城中村。在这种情况下,道路交通工具的多样性及复杂性、过街设施的缺乏以及道路两侧城市功能的无序等因素势必造成道路交通的混乱。

3)雄楚大街本身定位为城市快速路,而在规划范围内有中山路、静安路、莲溪寺路、丁字桥路、石牌岭路、理工大路、省出版城路及各地块的对外通道等区域次级道路系统与雄楚大街垂直相交,且均采用平交的方式,这些南北向的支路系统对雄楚大街进行了分段式的割裂,并且因为这些支路系统本身的不完善,致使大部分疏散交通量均汇入雄楚大街,造成交通流畅度降低(图4)。


3.2.2以“缝合”为理念的道路交通优化

商业金融区段:利用建筑后退塑造公共活动空间,打造良好的商业氛围和城市景观。

文化教育区段:利用通透式围墙将文教景观引入城市,外部道路塑造绿化活。动空间与校园景观呼应。

历史风貌区段:在道路红线外增设公共活动和绿化观赏空间,为历史建筑提供良好的景观环境和较佳观景活动空间。

针对上述交通割裂现状,按照近期和远期相结合的方式,城市设计具体采用人行通道、地下通道、人行横道、高架桥等手段进行交通缝合优化。

1)近期调整不同功能段断面形式、增加绿化分隔带、过街天桥或下穿通道等设施;将原有32米车行道压缩至26米,两侧各增加2米绿化带,分离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对主要道口进行渠化改造;在机动车道中央设置4米绿化分隔带;同时根据各段功能特征,设计不同断面形式(图5)。


2)远期采用高架桥、下穿通道和人行地道的形式,分离东西向快速交通与南北向疏散交通,“缝合”雄楚大街两侧交通,增大交叉口的通行能力。在对主干道采用高架立体交通解决平面交通的割裂问题时,注重对高架两侧用地性质的适宜性评价,并运用问题导向的城市设计手法来避免高架桥对城市肌理的割裂,主要采用在高架两侧布局景观开敞空间、增加街道纵向空间层次和建筑多样性、充分利用高架道路底部空间设置绿带等手法来增强高架两侧的互动性、联系性(图6)。



3.3 基于“缝合”理念的城市功能优化设计


3.3.1城市功能割裂的现状


8:用地规划布局图

雄楚大街沿线从城郊结合部逐步发展成为城市建成区,但整体格局尚未按规划形成,用地功能割裂现象十分突出。尤其是雄楚大街中、西段道路沿线的居住、商业、工业、办公、医疗卫生、教育、市政服务等设施杂乱无序,没有形成功能互补,造成大片居住区周边配套服务设施欠缺,使居民需要穿越雄楚大街去寻找相应的功能设施。这种功能性的割裂造成区域内居民生活方式的改变,人们为了追求自己需要的配套功能不得不在道路上进行随意穿越或者在社区周边无序的安排一些配套服务设施,结果造成越建越乱的局面(图7)。


3.2.2功能的缝合优化

从城市物质空间角度看,雄楚大街城市设计中对城市功能的缝合处理可以归纳为3个层面。

1)沿线用地的功能平衡。按照总体规划构思,并结合现状的建设状况,整个沿线分为三大主导功能区:东段以教育科研及办公功能为主导,中段以居住、商业及文化娱乐功能为主导,西段以武昌火车站交通枢纽功能为主导。在此基础上对相应功能设施主干网络进行优化整合,使其沿线的发展各具特色,互不冲突。

2)街区中心功能的组合。通过街区的组合、步行系统轴线的贯通,对街区中心功能进行优化重组,按照公共配套服务设施的有效服务半径进行合理设置。

3)消除原有的城市功能分割线。在地块之间建立通道,用步行系统梳理和支路系统的联系,并且跨原分割线引进大型项目的开发。

具体做法是:在火车站门户区节点设计中,将火车站和晒湖景观开敞区相结合,建立疏散与汇集的步行系统,并在拆除火车站和晒湖景观区之间的城中村住宅的基础上,引入部分商业和办公设施,而火车站东广场亦可作为市民休闲的场所,通过梳理地块之间的通道,使该区域各功能形成一种较好的融合(图8)。


3.4 基于“缝合”理念的城市空间形态的优化设计

3.4.1空间景观的割裂

雄楚大街现状景观资源呈零散分布状态,景观点之间缺乏相互联系与对景关系,均被现状功能区片割裂为一个个独立的点,莲溪寺、晒湖等景观资源均被隐藏于大片的民居中。区域现状建筑以多层、高层混杂为主;沿线建筑高度呈明显的段落式格局,在东部和西部分布有少量高层建筑,建筑空间形态平淡,特征不明晰,建筑体量差异较大;部分建筑压占城市道路红线,后退道路红线距离大小不均,建筑界面的空间连续性和次序感较差;沿街绿化系统不完善,缺乏公共开敞空间。

3.4.2空间景观体系的重塑:

空间景观体系的整体设计着重于城市空间的重塑,包括空间结构调整、优秀元素的再利用、再开发地块空间塑造、界面与节点空间创造、肌理空间重组等,兼顾空间修复,提升原有空间的质量,塑造有吸引力的城市空间景观结构。城市设计通过空间的重塑和引导“缝合”景观体系,通过节点塑造、界面设计,将所有的景点串联起来,形成连续的观景面,并注重将交通组织与景观设计相结合 (9)

1)景观视线体系。城市设计塑造主要视线对景点及标志点,如起义门、莲溪寺、御景名门、崇文广场等;形成节点景观视域,如晒湖、丁字桥交叉口以及珞狮南路立交节点等;打造城市重要交通节点门户空间,如武昌火车站等(图10)。

2)沿街界面设计。通过对节点或景观区域视线通廊及开敞空间的的控制,使其相互关联,形成一系列连续的道路景观特征(11)


3公共空间及绿地系统。该系统由雄楚大街沿街绿化带,火车站周边防护绿地,广场及街头绿地,丁字桥公共广场节点,起义门、莲溪寺、嗮湖开敞空间节点,武汉理工大学及崇仁广场半开敞空间节点构成(图12)。


3.5 基于“缝合”理念的城市节点优化设计

3.5.1武昌火车站节点

武昌火车站节点位于雄楚大街城市设计范围的西部,是重要的城市入口门户景观区。武昌火车站节点片区内除火车站外,大部分均为居住区,缺乏必要的商业配套公共服务设施,功能过于单一,且受新建居住区的遮挡,空间闭塞。东侧虽有晒湖自然景观,但与火车站之间缺乏联系。


东段火车站门户区节点设计将火车站和晒湖景观开敞区相结合,建立具有疏散与汇集功能的步行系统,并在拆除火车站和晒湖景观区之间的城中村住宅的基础上,引入部分商业和办公设施。火车站东广场可作为市民休闲的场所,通过梳理地块之间的通道,使该节点各功能形成较好的融合(13)

3.5.2丁字桥节点


丁字桥节点位于雄楚大街城市设计范围的中部——丁字桥路和雄楚大街交汇处是本次城市设计重点打造的景观区。丁字桥节点现状以环境质量较差的居住用地为主,穿插部分铁路用地及商业、教育用地,功能混杂。优秀历史建筑莲溪寺淹没在大片的居民区中。


丁字桥居住综合片区设计结合重点宗教历史建筑莲溪寺的修缮,充分挖掘莲溪寺文化资源,形成集中的公共开放空间,与其对面建设现代商业区,形成新、旧建筑的对比;打造集休憩、宗教、商业等公共活动于一体的开敞型、文化型、联系型景观节点,提升区域可识别性,构建优美舒适的区域商业文化中心(图14

3.5.3珞狮南路节点

珞狮南路节点位于雄楚大街城市设计范围的东部——珞狮南路立交与雄楚大街交汇处,现状主要以“武汉理工大学”和“武汉出版城”等教育文化功能建筑为主。该节点空间开敞、环境质量较好,需要改善的区域主要集中在珞狮南路周边。

珞狮南路的节点设计延续了“武汉出版城”(崇文广场)及武汉理工大学科教文化氛围,充分挖掘干道交叉口土地资源潜力,沿线用地以公共设施用地为主,在道路交叉口设置小型集中绿化,以高层建筑围合立交桥,建设整体的立交空间景观,形成二环线上重要的城市景观节点(图15)。


4  小结

雄楚大街城市设计强调的是以“缝合”割裂的城市交通、空间肌理、城市功能为手段,实现道路两侧街区活力的再生。在这一过程中,重点处理和设计了一些节点和重点地段,在梳理节点用地功能的基础上,进行景观整合,并通过对绿化开敞空间的营造形成宜人的公共空间;同时在地段中进行适度的商业开发,引入多种功能,提升地段商业活力,旨在创造充满活力与商机的新城市空间。参考文献:

[1]  周进. 城市公共空间建设的规划控制与引导——塑造高品质城市公共空间的研究[M].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6

[2]  邓敬,殷红, “ 之间” 与“ 缝合”——刘家琨在“ 锦都院街” 设计中的策略[J]时代建筑,20074)。

[3]  麦贤敏,阿努哈夫·古普塔,艾米莉·吉尔玛,那亚·尼利那, 缝合城市[J]世界建筑,20053)。

[4]  []柯林·.拼贴城市.童明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3

[5]  []凯文·林奇.城市的印象[M].项秉仁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0

[6]  王群.柯林·罗与拼贴城市理论.时代建筑,20051)。

【作者简介】

张翼峰:武汉市土地利用和城市空间规划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

龚先锋:武汉市土地利用和城市空间规划研究中心,规划师